淺談台北酒店色情業的發展─煙花之地的滾滾紅塵

色情行業的定義不只是字面上的,還延伸出一個國家的商業興衰,甚至是娛樂象限的頂端,讓古今多少男人沉醉在這絢麗又神秘的世界裡無法自拔。

說到色情行業的極盛期莫過於台灣的五十到七零年代,八大酒店就非常繁榮,完全不輸情色AV出產的大國日本,可看度也比歌舞伎町還精采,甚至還出現牛肉場中的人獸交午夜場

以下就讓米奇來為各位介紹酒店與色情業的各種發展與源流

經濟起飛時台北市中心的酒店文化

五十年代到七零年代的酒家百花盛開,那時候的景氣好,經濟起飛的時候到處都是貿易與訂單,錢賺得多,消費也高,說到那時候的大酒家,像是黑美人、東雲閣、五月花……等

光是延平北路就有十幾家,因為受限於當時的地理,要從外縣市開車進入台北,只能從中興橋入,就會經過延平北路這個交通樞紐,那時候的酒家都是達官顯要來的,想要商談、官商勾結、打探關鍵消息,來酒家就對了!

所以這時的酒家非常大陣仗,有很隱密的私人包廂,還有時代感十足的那卡西伴奏,樂團都是受過專業訓練,旁邊的女侍者也總是笑靨如花,最高檔次的聚會常常發生在酒家中,就像現在的會館高級俱樂部

在那個名校大學生畢業薪水只有幾百塊、陽春麵幾要幾毛的年代,到酒家一桌的消費就要當時的一兩千,換句話說一桌就是當時兩個月的薪水,到後期的桌錢均價是一桌一萬,辦桌六千,開酒要另外算,

酒店小姐們的坐檯費是六百,四十分鐘一節,這種消費方式已經類似現在的酒店了,跑檯方式像制服店,服務方式像便服店,對比現在酒店小姐等級最高的便服店來說,現在一節十分鐘兩百到三百初,其實一般白領上班族都可以出得起~

但消費金額實在是不能比,那時每個貴客的旁邊幾乎都會有一個小姐來陪酒,也會點酒家菜坐在圓桌上談事情,客人坐椅子,小姐坐圓凳陪唱歌,當時的小姐不是收坐檯費,而是收小費,當時的客人打賞都很壯觀

因此以前的酒家動不動一晚上八萬十萬,都可以買當時的半間房子,消費很驚人,也有很多高官顯要醉了拿出一疊新台幣或美金出來發,一下子手上的錢都沒了,卻也是賓主盡歡。

那年代的酒家是給高層去的,除了小姐的臉蛋、身材,還要有跳舞的儀態,應酬手段更是要一把罩,像是以前說:出菜啦!

一整排小姐就是排排站讓你選妃,等級就類似現在酒店小姐等級最高的便服店,然後有很多穿著開叉旗袍的美艷小姐慢慢走出來。

以當時的杏花閣為例,小姐們都是穿旗袍的,要在客人吃飯時夾菜倒酒殷勤伺候,客人要求要聽台語或外語歌,也要想辦法唱得出來讓客人高興,跑短線的小姐也不少,長得顏質高、身材好,一晚上幾萬塊不是問題。

現在就想去爽一下,立馬跟米奇聯絡,快速、隱密、安全。我們不會主動打擾您,請放心

除了酒家,北投溫柔鄉在七十年代也是風華正勝

同一時期的北投風化區也很有歷史來由,從六七零年代的越戰到日本文化的背景,那時日本的觀光客來到北投是熟門熟路,美軍也愛來北投度假,讓北投風華揚名國外。

鋪滿榻榻米的廳堂是北投旅館的特色,內建溫泉,一些政商客可以在洗完溫泉後邊喝酒喝茶,一邊聊天邊摟著小姐,還可以看藝妓表演,十分愜意,就像在度假村一樣~

縱使素質高檔,但消費卻在中上而已,顯得很划算,所以那時每天的下午,北投當地的美容院會坐滿小姐,然後被仲介或是旅館的人會作初步的挑選,到了傍晚後就會領給飯局的客人們挑選,吃飯時看對眼就可以領房間號碼,沒被選上的,就會被帶到別間媒合,直到每個小姐幾乎都被送上客人的房間一夜春宵。

北投旅館的裝潢風格是日式風,可以吃清粥小菜或是一些日本料理,每個店家也有獨有的情色表演,因此來北投可以吃飯看秀又可以有小姐陪睡,是很方便的選擇。

因此客人一傳十十傳百,每天都有很多尋芳客來到北投,一棟棟旅館接連蓋起,北投的酒家菜也很有名,那時候的桌菜一桌七千、半桌四千,有熱炒、火鍋,客人還可以寄菜,下次光顧再來吃,很多酒客都忘不了這種頗有人情味的尋歡方式。

那時台灣的景氣非常好,北投溫柔鄉除了一些中高階主管與商客之外,也有許多中小企業的員工存到錢,最夯的下班娛樂方式就是約來北投喝酒吃飯開房間

如果有政商名流想要乾淨的,也會有店家去鄉間找一些沒有性經驗的女孩讓他們開苞,就像古代青樓的初夜,能談到很高的價格。

如果說到五十到七零年代的消費層級,也是壁壘分明,企業家或政商名流會選擇去酒家,中小企業的老闆或是主管甚至是一些白領階級會選擇去北投風化區,而阿公店的茶室或是豆干厝就容易吸引眾多勞工階級。

小市民的小確性──豆干厝與茶室

台北市三重區的豆干厝,是源自五零年代的眷村老兵,有一些沒有結婚的,退伍後住在附近,為了解決他們的性慾而生的,也有許多藍領勞工階層愛來這邊。

豆干厝算是民房零散經營的方式,因為當時的暗巷中有很多鐵皮屋,大多是違章建築,剛好外型都長得很方正貌似豆干因而得名。

這裡營業的小姐都以越南、大陸籍居多,也可以看到許多東南亞的小姐,這裡的優勢就是價格低廉並且速戰速決,一次一千多就有,也有幾百塊的。

相較豆干厝來說,萬華的私娼寮就更為集中,客層也更加廣泛,從四面八方而來,萬華的酒店歷史悠久,從日據時代最初的台北萬華遊廓就有蹤跡,三水街擁有最密集的阿公店與茶室,圍繞著龍山寺的周圍,有一兩百家的店~

都是沒有包廂,像是開放式的KTV摸摸茶,阿公店是喝酒,公檯制十分鐘跑檯,要繼續就得框,這裡裝潢老舊,消費經額也很低,小姐鐘點費更低,

一兩千就可以全套,這裡的客人年紀大因此也相當猴急,可能茶喝到一半就開始打手槍或是歌唱到一半衣服已經全脫了,該做的也做了一大半,

不過這裡的酒費可不便宜,因為很多老人不勝被勸酒,幾打下去酒錢也是很可觀,可以說是另類的酒促小姐,很多店家會在外頭拜豬八戒祈禱生意興隆,來到這邊就好像來到時光迴廊,其實多年來都沒什麼改變。

而這裡坐檯的小姐年紀比較大,起碼35歲起跳,五六十歲,甚至白髮蒼蒼的小姐也大有人在,從年輕做到老,因為消費便宜,裝潢隔間也很簡單,相較豆干厝,這裡的客層就比較多元,玩法也更多,有很多勞工階級來捧場,也有很多喜歡鄉土熟悉味道的暴發戶來,或是年輕時就是主顧的老客層。

阿公店二三十年前的小姐都是台灣人,也有一些是以前酒家的小姐只是年紀大了,但是現在多半是大陸或是越南、泰國、柬埔寨小姐,年輕敢玩,讓很多銀髮族暈了船。

酒家年華隨時代一去不復返,取而代之的是……

而這些酒店制度隨著舊時代的變遷一去不復返,豆干厝與茶室、阿公店依舊存在,當初的酒家只剩下雙紅,也就是延平北路上的「桃花紅」與天水路「百花紅

但中間細微的傳承還是帶動許多經濟與民生的生活脈絡,像是當時酒家菜傳到北投的酒家,部分溫泉旅館現在還有這些熟悉又美味的大菜。

1980-1990年代林森北路的巷弄中,每天人滿為患,酒店業者四棟同時營業,數百位小姐忙進忙出,唱累了可以去休息,抱著小姐拿著門牌去等房間,房間裡面都有單人床,三十分鐘一節,按節算錢,這是剛開始的樣貌。

九十年代開始出現數位與網路,除了色情電話、網路援交、也出現了隨CALL隨到的傳播妹,酒店更開始多角化經營,商業最活絡的中山區到林森北N條通一線,躍升最大的酒店色情業產出

有各種半套按摩店開始出現,MTV、KTV、舞廳、咖啡座,各種與性有關的娛樂開始出現,在一般的上班族應酬之餘,也需要這些燈紅酒綠的性調劑,而這些酒店也帶動了各種店面在夜晚的消費,半夜買不到東西或是肚子餓,

林森北買得到凌晨三四點還開的鹹酥雞、壽司店,甚至是寵物店、茶行、藥局、珠寶店,配合著酒店小姐的生活需求,萬華茶室附近的補湯、洗頭美甲店、道地的小吃店也不少,都是為了恩客與小姐的生活習慣而脣齒相依。

而現在的酒店也沿襲以往的制度,並更進一步隨著性觀念的解放,出現更多酒店遊戲,以及更高階層級、環境裝潢好的酒店會館,讓客人進來舒服,

便服店禮服店的來客就像昔時的酒家,客人消費層級高,大多不會很露骨地當場脫掉小姐的衣服,因此入駐的網美級美女也很多,消費高品質也高。

制服店可以看到排排站選妃的私檯制,依然可以看到脫衣舞把衣服一件件脫掉,你看,而現在的消費型態極端,錢不好賺~

也出現很多身材好高顏質的美女為了賺快錢,去舒壓按摩店玩鐘點,一進去就可以快狠準做全套,但收費卻很公道,人人都出得起,呼之欲出的性慾隨時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天菜解決,現在的男人也很幸福。 賺快錢可以說是現在部分酒店的型態,色情行業見證人們歷史的一大部分,不絕對是晦澀羞愧而難以啟齒的那些。

聯絡米奇

可直接點擊+好友

營業時間為早上11:00~隔日清晨05:00,有問題歡迎詢問,我們將第一時間提供解答。